犬大调

今天d5的我是流泪拖马头,我不骂人,我只流泪。

水仙双佣(新手写文)

水仙双佣(黑布x奶布)part3
奶布奈布
黑布萨贝达
正文

“呐。”萨贝达慢慢的接近奈布,像是无意识的轻喃,“奈布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意义不明的问题让刚翻出绑带的奈布猛的刹住,看上去软嫩的双颊此时红了个彻底,“诶,为、为什么这么,突然。?”
'啊,想要。'似是惊醒一般,萨贝达终是选择追问了下去,“说说看?”
奈布抱着绷带,通红的双颊随着主人的下移隐在了刘海里。
'啊,想要。'瞳孔因为兴奋收缩了一瞬,萨贝达轻吐出一口浊气尝试抑制住自己的欲望。
僵持了许久,奈布最先忍受不了微尬的气氛,脸转向一边小小声的回道,“就,跟你那样吧?”
不过瞬息之间,只一个天旋地转,奈布陷在了绵软的床上。
萨贝达往常带着淡漠的眸子此时仿若深不见底一般,让奈布颤了一瞬,却因为萨贝达的膝盖若有若无的顶着自己的下体这下连耳朵都晕染上了通透的红。
“萨贝达?”明明是与自己一样的声线,配合着通红的脸蛋蛋,在萨贝达听来却有一股子莫名的软黏,也让萨贝达的脑子轰的一下罢了工,下体彻底起了反应。
“啊…”萨贝达吐出意义不明的音节,低头埋进了奈布的侧颈深吸了一口,与自己相同的味道混入了一些洗发液的香气,更糟糕的是抵着奈布的那根欲望反增不减。

TBC

突然刹车哈哈哈哈哈哈蛤哈哈

想在双佣水仙part3里一口气完结。

水仙双佣(新手写文)

水仙双佣(黑布x奶布)part2
黑布萨贝达
奶布奈布
正文

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房间给新填的伤上药,但站在奈布房门前的萨贝达也一样没有勇气去敲开那扇看似沉重的木门。
“就拿房间里已经没有多的绷带了为由顺势问一问就好了,这没什么难的萨贝达。”小声的催眠自己,萨贝达咬咬牙敲响了房门。
“是杰克吗?”带着些软糯而甜蜜的声音从门的另外一边传来,像羽毛挠在心尖上又似乎被淬了嫉妒的钢针狠狠刺进心底。
“奈布,是我,萨贝达。”萨贝达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却又在发觉不能扭曲自己的声线让奈布察觉时松开了牙微颤的回道。
“啊是萨贝达呀,等等。”
赤脚踩在木板上的咚咚声和奈布的声音接近了门口。
“嘿嘿,原来是萨贝达,刚才真是不好意思。“门口的奈布微红着脸,手挠了挠后颈对萨贝达道起了歉。
'不,不是,我不想要你的道歉,我想要你叫的是我' 淬了嫉妒的钢针发散起它的毒性,使萨贝达感受到了痛苦,似乎就要哀嚎出声。
“啊没事,只是我房间里的绷带不够了,想问你拿一些而已。”指甲嵌入掌内,痛楚让他拉回自己的理智,脑内的占有欲却又快要把他拉回深渊。
“这样哦,那你等等。”快要崩盘的萨贝达趁着奈布转身寻找绷带的同时鬼神差使的把轻巧的木门反锁了起来。

TBC

啊写了第一篇水仙双佣就想弃文了。

水仙双佣(新手写文)

水仙双佣(黑布x奶布)part1
奶布奈布
黑布萨贝达
正文

当意识到这扭曲宛如墙角被蛛网缠住阴暗的占有欲时,萨贝达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另一个像是天使一样的自己。
啊啊,萨贝达时常感到疑惑。为什么同样经历的同一个人却是两个不一样的性格呢?当然没有所谓的答案。
当奈布出现在宛如潮湿滑腻发臭的垃圾堆的萨贝达面前时,没有惊讶和愤怒,只是刺眼的光和灼人的温暖。那是他的救赎。
应该是第一眼见上那不可自拔的温暖就爱上他了吧。
因为看见那该死的杰克和奈布在花园里的亲密,萨贝达并没有把心思全放在所谓的游戏上。这一切,也在他彻悟后加快了想要结束游戏清楚问一问的心。
当然不是自己不可以显露的感情,只是问清楚他们那时在干什么罢了。萨贝达这样告诉自己。
走神的后果还是让萨贝达挨了监管者一刀,不自主哀叫出声,忍着背部灼烧的伤口和牵动的旧疾咬着牙绕了几圈甩掉了监管者。
这次的队友不算太差,距离大门通电已经过了十分钟,应该已经有一个门开了。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血流不止的新伤,绷起神经萨贝达向其中一个大门跑去。
逃脱成功。

TBC